<object id="nf58b"><em id="nf58b"></em></object>
<tr id="nf58b"><label id="nf58b"></label></tr>

  • <track id="nf58b"></track>
      <acronym id="nf58b"><strong id="nf58b"></strong></acronym>

        <td id="nf58b"></td>
      1. <track id="nf58b"></track>
          歡迎光臨,圖藤財務官網!
          微信公眾號
          微信二維碼掃碼關注

          15817708066

          全國服務咨詢熱線15817708066

          圖藤財務 > 記賬報稅問答 > 九個問題帶您通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九個問題帶您通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

          發布時間:2020-07-10 20:31 閱讀次數:64次
          0

          國家營改增完成之后,幾乎所有的交易都需要繳納增值稅,故可抵扣的增值稅進項稅成為增值稅款高低決定因素,企業在取得增值稅專用發票、享受改革紅利的同時,不可避免的存在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風險,或者是無法抗拒高額利潤的誘惑,或者是無意間取得虛開的增值稅發票,此類現象時有發生。

          隨著金三稅務系統落地,稅收監控技術愈發高超,稅務稽查日益嚴厲,幾乎所有的納稅作弊行為都逃不過稅務機關的法眼,稅務機關查獲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也就越來越多。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納入犯罪范圍的第一天起,該罪的最高刑為死刑,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而被判死刑的人數不在少數,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廢除了該罪的死刑,法定最高刑現為無期徒刑,但無論是死期或是無期徒刑均決定了該罪系嚴重犯罪,所以正確理解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對我們法律工作者顯得特別重要。今天,我們從9個方面談一談,并附上一些疑難問題及兩則經典案例,和大家一起通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那些事兒。

           

          一、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起源

          上個世紀80年代未90年代初,中央財政陷入了嚴重危機,而正是這場危機拉開了分稅制改革的序幕。1993年7月23日,當時正值全國財政、稅務工作會議召開,朱镕基副總理來到會場,對所有參加會議的人員拋出一句典型的朱式警語:“在現行體制下,中央財政十分困難,現在不改革,中央財政的日子過不下去了,(如果這種情況發展下去)到不了2000年(中央財政)就會垮臺!”隨后,1993年12月27日國家稅務總局印發《增值稅專用發票使用規定》的通知(國稅發[1993]150號),增值稅制度正式登上了我國稅收制度的歷史舞臺

          由于增值稅專用發票具有直接抵扣稅款的功能,這無疑就等同于一張鈔票,而且這張鈔票的面值是由開票人自己填寫,也就是說等于人人都可以發行鈔票,這其中的誘惑力是多么的巨大。而且,當時沒有網絡,手工開票,監管手段十分低下,甚至稅務人員參與作案,所以大量沒有真實交易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以及票面價格超出實際交易價格的發票泛濫,導致國家稅收的流失觸目驚心,增值稅稅制幾乎無法推行下去。

          企業僅憑一紙虛假發票就能向國家騙取巨額稅款,這種行為完全不同于原來意義上的逃稅犯罪,比起逃稅其手段更簡單,無需經營,幾無成本,查處困難,然而國家稅款遭受的損失卻是直接的空前的巨大的。為了遏制泛濫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現象,國家決定鐵血治稅,于是在1995年10月30日發布《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將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從偷逃稅罪中分離出來,確立虛開增值稅發票犯罪罪名,嚴厲懲治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行為, 并設置死刑,由此,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正式登上了我國的歷史舞臺。

           

          二、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虛開是指哪些行為

          1995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規定: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之一的。

          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具有下列行為之一的,屬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1)沒有貨物購銷或者沒有提供或接受應稅勞務而為他人、為自己、讓他人為自己、介紹他人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2)有貨物購銷或者提供或接受了應稅勞務但為他人、為自己、讓他人為自己、介紹他人開具數量或者金額不實的增值稅專用發票;(3)進行了實際經營活動,但讓他人為自己代開增值稅專用發票。

          1997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是指有為他人虛開、為自己虛開、讓他人為自己虛開、介紹他人虛開行為之一的。

          1997年刑法沿用了1995年全國人大常委會對該罪的定義,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釋也至今有效。

           

          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刑期

          1995年,國家決定對騙取國家稅款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給國家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并在其后寫入1997《刑法》放入分則第三章第六節“危害稅收征管罪”。自該《決定》頒布以來,最高法院以虛開增值稅發票罪(或投機倒把罪)核準了大量的死刑案件,為了這張發票掉腦袋的人不在少數,直至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才取消了該罪的死刑,保留無期徒刑。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刑期規定歷程具體如下:

          1、1995年發布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規定的刑期:

          (1)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

          (2)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

          (3)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沒收財產。

          (4)有前款行為騙取國家稅款,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給國家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2、1997年《刑法》第二百零五條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規定的刑期:

          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者虛開用于騙取出口退稅、抵扣稅款的其他發票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并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罰金或者沒收財產。

          有前款行為騙取國家稅款,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給國家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的,處無期徒刑或者死刑,并處沒收財產。

          單位犯本條規定之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

          3、2011年《刑法修正案八》刪去刑法第二百零五條第二款,即取消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死刑規定,最高刑期保留為無期徒刑。

           

          四、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量刑標準

          自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被規定為犯罪以來,該罪的情節一般分成四種:具有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行為;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通過前款行為騙取國家稅款,數額特別巨大、情節特別嚴重、給國家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但如何量化這些犯罪情節,相信無論是法律工作者還是其他社會大眾都最為關心且第一個想了解清楚的內容。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量刑標準發展歷程可分為三步:

          1、1996年10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發布《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規定:

          (1)虛開稅款數額1萬元以上的或者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致使國家稅款被騙取5千元以上的,應當依法定罪處罰。

          (2)虛開稅款數額10萬元以上的,屬于“虛開的稅款數額較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有其他嚴重情節”:(1)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致使國家稅款被騙取5萬元以上的;(2)曾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受過刑事處罰的;(3)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3)虛開稅款數額50萬元以上的,屬于“虛開的稅款數額巨大”。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1)因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致使國家稅款被騙取30萬元以上的;(2)虛開的稅款數額接近巨大并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的。

          (4)利用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實際抵扣稅款或者騙取出口退稅100萬元以上的,屬于“騙取國家稅款數額特別巨大”;造成國家稅款損失50萬元以上并且在偵查終結前仍無法追回的,屬于“給國家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利用虛開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騙取國家稅款數額特別巨大、給國家利益造成特別重大損失,為“情節特別嚴重”的基本內容。

          上述的司法解釋揭開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量刑標準的序幕。

          2、2014年11月27日,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對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如何適用法發〔1996〕30號司法解釋數額標準問題的請示》的電話答復(法研〔2014〕179號):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量刑數額標準,可以不再參照適用1996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在新的司法解釋制定前,對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案件的定罪量刑標準,可以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的有關規定執行。

          遼寧省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遼02刑終69號刑事判決書,依據上述電話答復,對相應犯罪數額量刑標準予以調整,將一審判決被告人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改判為“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刑期減輕七年,減輕了原刑期的三分之二。

          法研[2014]179號屬于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制定的電話答復,其制定程序不屬于司法解釋的制定程序,形式也不符合司法解釋的形式,它的性質不屬于司法解釋,不具有法律效力。在司法審判實務中,它僅作為對人民法院如何適用刑法的指導,但并不產生廢止法發[1996]30號文的效力,人民法院在審判實踐中依照法研[2014]179號文的指導意見裁判存在一定的執法風險。

          3、2018年8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通過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明確人民法院在審判工作中不再參照執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于懲治虛開、偽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稅專用發票犯罪的決定>的若干問題的解釋》(法發[1996]30號)第一條規定的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定罪量刑標準。

          在新的司法解釋頒行前,對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刑事案件定罪量刑的數額標準,可以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騙取出口退稅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02]30號)第三條的執行規定,即虛開的稅款數額在五萬元以上的,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二萬元以上二十萬元以下罰金;虛開的稅款數額在五十萬元以上的,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的“數額較大”;虛開的稅款數額在二百五十萬元以上的,認定為刑法第二百零五條規定的“數額巨大”。

          綜上,2018年8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通過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從司法解釋的層面正式明確了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的定罪量刑標準,以后就可以大膽適用了哦。


          免責聲明:部分文章及圖片均來源于網絡收集整理,僅供學習交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并不代表本站觀點。本站將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如果有侵犯到您的權利,請及時聯系我們刪除?!倦娫挘?58-1770-8066】

          閱讀評論

          QQ咨詢 微信咨詢

          電話咨詢

          15817708066

          返回頂部
          cache
          Processed in 0.009137 Second.
          久久久WWW成人免费看片